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没有展现的一面:大唐盛世下掩藏的社会治安问题

文/木子君侃史

有唐一代,在社会治安的管理方面积累了十分丰富的经验,建立了比较完善的管理制度,取得了良好的治理效果。而长安是唐朝最大的都市,流动人口多,情况复杂,社会治理难度很大。

我们在看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时候,觉着城市治安井然有序,其实影视作品呈现的只是唐朝表面的繁华,真实的情况远比这要复杂,不过也正因为此,才最能反映唐朝在社会治安管理方面的特点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没有展现的一面:大唐盛世下掩藏的社会治安问题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剧照

一、长安城内人员复杂,维护治安难度较大

长安城内的人员构成十分复杂,影响社会治安的因素同样也比较复杂,其程度大大地超过了唐朝其他城市。

官僚贵族子弟及其奴仆是最难整治的群体

比如鄎国公主的儿子薛谂及其党徒李谈、崔洽、石如山等,公然抢夺他人财物,动辄杀人。唐代宗时的宰相元载,其诸子游手好闲,聚敛钱财,争蓄妓妾,收罗了一大帮轻浮闲散人员,为非作歹,被京师之人称为“牟贼”。

“少事武皇帝,无赖恃恩私。身作里中横,家藏亡命儿。朝持樗蒲局,暮窃东邻姬。司隶不敢捕,立在白玉墀。” ——韦应物《逢杨开府》

类似这样的情况,在长安大量存在。贵族子弟们横行长安,胡作非为,因为其家族背景而地方官不敢逮捕。他们追逐时尚,斗鸡、炫富、掠财、宿娼、寻仇,甚至还私藏兵器,乘夜杀人报仇。不过其中不少人因父祖余荫,还有卫官身份,因此他们是相关部门最为头痛、最难整治的一个群体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没有展现的一面:大唐盛世下掩藏的社会治安问题

长安的布局

胡族商人与外国使者也是影响社会治安的一大隐患人群

一般来说,这两类人员还是比较守法的,但是在一些特殊情况下,会成为社会治安的隐患。

安史之乱后,由于回纥曾出兵协助唐军平叛,自恃有功,在长安横行霸道,甚至公然杀人。据《资治通鉴》记载,“回纥留京师者常千人,商胡伪服而杂居者又倍之”。他们“殖赀产,开第舍、市肆,美利皆归之,日纵贪横,吏不敢问。或衣华服,诱取妻妾”。

至于胡族商人由于资本雄厚,不少禁军将领向其借贷以贿赂宦官,求取节帅之职。遂使得他们又与军队势力结合在一起,更加有恃无恐。

唐代宗大历七年(772),回纥使者“掠人子女,所司禁之,殴击所司”。甚至出动300骑兵,进犯金光、朱雀等门,迫使宫门紧闭。回纥使者甚至公然抢夺长安县令邵说所骑之马,邵说既不敢以法惩处,也不敢与其理论。

今日热点

热点排行

娱乐推荐

小编八卦

小编精选
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