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皇帝是发小是种怎样的体验?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,温酒靠人肉煲

羊琇出身魏晋名门望族,他和司马炎既是发小又是同学,关系相当亲密,每次宴会,两人都想方设法坐到一起。一次,羊琇对司马炎说:“炎仔,要是你以后发达了,可别忘了关照兄弟哦!”司马炎大方道:“那是必须的。”羊琇趁势提出要求:“到时候我要当中领军和中护军,各当十年。”司马炎拍着胸脯满口答应:“绝对没问题。”

与皇帝是发小是种怎样的体验?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,温酒靠人肉煲

​尽管司马炎是嫡长子,却不如弟弟受老爸司马昭待见,舆论评价也远不如弟弟。羊琇作为司马炎的铁杆拥趸,自然要为他出谋划策。他根据时政及司马昭的处事风格,提前准备好应对提问的答案,教司马炎背熟,结果司马炎的回答都会契合老爸的心理预期,于是他顺利确立了法定接班人的地位。

司马炎建立西晋后,知恩图报,加封羊琇为掌管皇宫禁卫兵的中护军,对他恩宠备至,包容无限。羊琇本就任性,之后更是恃宠而骄,仗着有皇帝为自己撑腰,行事无法无天、为所欲为,任谁都不放在眼里。

名士杜预履新镇南大将军,朝中大臣都去他家祝贺,杜预招呼大家坐在联排沙发上。羊琇姗姗来迟,一看大伙都挤在长沙发上排排坐,他嫌寒碜,一甩手就走了。杜预赶紧请人去追他,追了几里路才赶上,好话说了一箩筐,羊琇才气哼哼地回到酒宴上。杜预是司马昭的妹夫,单论跟皇室的关系,比羊琇还要给力,可羊琇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,其狂傲一至如斯。

与皇帝是发小是种怎样的体验?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,温酒靠人肉煲

​羊琇嫌弃联排沙发,也可见其生活有多奢靡。大冬天喝温酒,一般人不外乎放炉子上温、用开水烫,羊琇却让佣人敞怀抱着酒坛子,用体温暖酒,每过一刻钟,就换一个人继续抱坛温酒,就这样以胸膛当暖炉,硬是把冷酒暖成了温酒。

这种“人肉煲”的温酒方式有个弊端:羊琇没事时自己喝两杯还成,若是举办大型宴会,这样耗时费力的温酒就跟不上需求量了。羊琇也有法子:他让人把珍贵的木炭碾成细粉末,加上黏性可燃物,做成野兽形状。每当宴会时,他就把兽形炭块拿出来,引燃以后,野兽纷纷张口,火焰乱喷,煞是威风八面。来客无不钦羡。一时之间,洛阳上流社会人士纷纷效仿。

羊琇太任性,居然敢驾驶作为皇家御用专车的羊车,结果被司隶校尉告发他僭越,按照刑律应该处死。晋武帝太过宠爱羊琇,仅仅免了羊琇的官了事,而且没多久,又官复原职。

与皇帝是发小是种怎样的体验?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,温酒靠人肉煲

​不过,晋武帝也有不袒护羊琇的时候。齐王是晋武帝唯一的弟弟,德才兼备,很得人心。晋武帝害怕他威胁到自己的统治,在尚书令的谗言挑拨下,下令将他外派到青州当一把手。朝中大臣纷纷反对,其中羊琇反对得最为激烈,可晋武帝压根充耳不闻,甚至连面都不给他见。

羊琇一看晋武帝竟然不搭理自己,一腔怨气无处发泄,就迁怒给了始作俑者尚书令,拎着刀带着几个手下,威武雄壮地冲进人家家里,扬言要剁了他。尚书令被吓得要死,赶紧报警。晋武帝又来和稀泥,表示要惩罚羊琇—仅仅是降了羊琇的职而已。谁知羊琇被晋武帝宠惯了,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,没多久竟然活活气死了。

有趣,有料,有深度

作者|陈甲取

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

今日热点

热点排行

娱乐推荐

小编八卦

小编精选

热门推荐